返回

发现蹊跷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lxsszx.com
     发现蹊跷 (第1/3页)
    

匆匆吃过早饭,以辰和莫凯泽乘坐了超闪高铁和直升机两种交通工具才到了机场。

进入航站楼,两人在又高又阔的候机厅见到了等候多时的凡妮莎。

凡妮莎正翘腿坐在靠边的座位上,穿着一身黑色制服,黑色长发光滑柔顺,旁边的座位上放着一个黑色健身包。

“你这样子可不像是去旅游,更像是……恐怖分子,或者说雇佣兵。”以辰指了下黑色健身包,补充说,“包里是炸弹。”

“你该庆幸安检时我没被拦住,不然你现在已经哭了。”凡妮莎淡淡地说。

“当我多嘴。”以辰赶紧捂住嘴。

“既然来了,那就走吧。”凡妮莎起身,朝登机口走去,“我还以为你们两个不会来了,白高兴一场。你们要是再晚一点,我就给安德烈发消息说你们不想去,以误机的方式拒绝了。刚好我不太喜欢旅游,尤其是带两个傻乎乎的小弟。”

以辰翻白眼,小声对莫凯泽说:“听见没有?我们成小弟了。你这位学姐真是安德烈的学生吗?与安德烈的行事风格差太多了。”

“那我呢?你觉得我像是安德烈的学生吗?”莫凯泽单手提着黑色健身包,“按你说的,从行事风格来看。”

“也不像。”以辰摇摇头,“我倒觉得凡妮莎应该当你的老师,不对,严格说应该当你的老姐,你们有很多地方都像是从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比如——”

“性别。”走在前面的凡妮莎打断了以辰。

“呃——你耳朵……真好。”以辰干笑。

莫凯泽同样有点尴尬:“学姐,我们性别……”

没有理会莫凯泽,凡妮莎回头瞧了以辰一眼:“提醒你一下,不要当面说人坏话,不然遇到脾气不好的,很容易挨揍。”

“这是从辩证角度来看的一种合适关系,不是坏话。”以辰弱弱地问,“姐,你脾气应该属于好的那一种,对吧?”

“目前是。”

以辰松了一口气,他可不想在大庭广众之下被揍,太丢人了。

等两人说完,莫凯泽拉了拉以辰,用明了的眼神询问:“你又在搞什么鬼?”

以辰停下脚步,招招手。莫凯泽怀疑地盯着他,犹豫一下还是把头探了过去。

以辰附在莫凯泽耳边,声音压到了最小:“你放心,我没有当月老的意思,更不会当红娘,人家已经名花有主了。”

听完以辰的话,莫凯泽对他竖起了大拇指,面瘫的脸上尽是无奈:“你是我见过最无聊的人,包括下辈子。”

留下一句话,莫凯泽快步向前,只剩以辰一人愣在原地。

“我有说错什么吗?”以辰挠了下头,自顾自地说,“当不了老婆,当老姐还不行吗?她总不能当你老娘。”

刚说完,一个拳头迎面而来,瞪大了的眼睛中拳头无限放大,紧接着以辰右眼一黑,身体后仰,倒在了光亮的的地板上。

“我更倾向于当你老娘。”凡妮莎收回拳头,对倒在地上的以辰说,“不好意思,我耳朵比你想得还要好那么一点点。”

右眼传来火辣辣的痛感,以辰一脸苦色,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莫凯泽在一旁看得眼皮直跳,心说非要捋虎须,你大概是忘了她把花花公子踢进医院的事了,脑挫裂伤可不是开玩笑的。

这时,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的观众。作为国际机场,即便早晨也依旧人来人往,尤其是候机厅。

与观众一同出现的还有两名安保人员,其中一名安保人员向倒在地上的以辰伸出手,另一名安保人员则对凡妮莎说:“女士,你打人了。”

“我打人了吗?你问他。”凡妮莎朝以辰抬了抬下巴。

“没有,没有,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了,地板太滑。”以辰一只手捂着眼,一只手握住安保人员的手,在安保人员的帮助下站起来,“清洁工人很认真,我给好评。”

“你的眼……”安保人员没有把话说完,但意思很明显——刚才的一幕我们都看到了,那位女士打了你。

“慢性结膜炎,非常红,怪吓人的,所以——你懂得。”以辰机灵地说,这个时候鬼才会把手拿开。

如果不考虑影响,安保人员绝对会翻白眼,然后夸他:老弟,你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真棒,一定是祖传的。

“我们是一起的,一起的。”以辰指指凡妮莎和莫凯泽,随后又拿出手机,翻出电子机票给安保人员看,“不信的话,这是机票。最好能快一点,我们快误机了。”

检查完机票,安保人员将手机递还给以辰,并淡淡一笑:“是快误机了。”

一场小闹剧随着快要误机的紧迫感火急火燎地结束了,一行三人快速通过登机口。

在距离登机截止时间还有五分钟的时候,三人登上了直达新加坡的航班。

只能用实惠来形容的经济舱里,以辰坐在空间有限的座位上,语气中带有一丝丝抱怨:“别怪我说,俱乐部实在是太抠了,通过舱位我已经能想象我们这次旅游会有多么拮据了。”

“舱位被人改了。”凡妮莎把冰袋扔给以辰。

“有人改了我们的舱位?”以辰用冰袋冷敷,缓解右眼灼烧般的疼痛。

“布鲁尼主管,经费紧张是他管用的手段。”凡妮莎戴上眼罩,不咸不淡地说,“做好心理准备,这次旅游的一切消费都会是最低标准。”

“事实证明,吝啬鬼这个称呼真的非常适合砖仓那位主管。”以辰评价说,“我发现了,安德烈在诋毁别人上其实是相当诚实的,对,这是诚实的诋毁。”

“此时此刻,你也在诚实地诋毁别人,而且还是当着他两名学生的面。”凡妮莎瞧了眼下意识捂住左眼的以辰,“不会让你有熊猫眼的,你们国家不需要你这样的国宝,即使成为国宝,你也会是最廉价的那种。”

两人说话的工夫,面容姣好的空姐走了过来,微微躬身:“三位,有位先生帮你们升舱了。请三位跟我到头等舱,行李会有专人帮你们拿过去。”

“升舱?”以辰又惊又喜,“哪位先生?”

“琴泰托先生。”空姐微笑说。

“琴泰托先生……是谁?我的意思是能具体介绍一下吗?我们好像不认识他。”以辰说。

“这算是贴心的问候?话貌似白说了。”小声自语了两句,凡妮莎摘下眼罩,看向旁边的以辰说,“只管去就好了,问那么多干吗?”

头等舱,温馨的明黄色灯光,奢华的内饰,精美舒适的地毯,舒适的多功能座椅只有十五个,分成四角和中心五个区域,每个座椅又单独成一个小区域,VR眼镜、平板和耳机等个人娱乐设施不一而足。

三人在空姐的带领下来到位置最好的中心区域。

空姐微微一笑:“这是三位的座位,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联系我们,一切消费都会由琴泰托先生承担。”

看到以辰因为太凉时不时把冰袋拿下来,凡妮莎对空姐说:“麻烦给他一条冷湿毛巾。”

“好的,请稍等。”说完,空姐转身离开。

“姐,如果我没猜错,你是认识那位琴泰托先生的。”坐到舒适的真皮座椅上,以辰说,“升舱加消费,那位琴泰托先生真大方。”

“你可以点一些吃的,用来堵住你的嘴。”凡妮莎不咸不淡地说,“不然就哪里来回哪里去,我不介意找人把你送回去。”

“限制我言论自由,你这是违——堵嘴,我堵嘴。买一送一,耳朵我也堵住,这总行了吧。”感受到凡妮莎冰冷的眼神,以辰连忙拿起平板,然后又戴上耳机,打开菜单边点边感叹,“不得不说,社会是不公平的,不管为了什么。”

收回目光,凡妮莎调节座椅,把椅背放倒一半,戴上眼罩。

再次注意到凡妮莎左手中指的草戒,莫凯泽想了想问:“你订婚了?”

“清楚戒指的戴法并不意味着你脱离了直男的范畴。”凡妮莎摸着草戒,眼罩带来的漆黑不妨碍她猜出莫凯泽看到了戒指。

“……”莫凯泽瞅了一眼埋头于菜单中的以辰,心说这就是那家伙莫名其妙的原因?说他无聊一点没错。

莫凯泽不知道,以辰并非是看到了凡妮莎的戒指,而是直接照搬了护士小姐的话。

事实上,莫凯泽不止一次注意到凡妮莎手上的草戒,在学校第一次见到凡妮莎的那天他就注意到了,只不过他一直以为是装饰品。

现在想来,他忽然觉得以辰没说错,自己可能直男癌晚期了,有女人会拿戒指当装饰品吗?或许只有对爱情失去希望的情况下才会发生。

莫凯泽没有问凡妮莎她的未婚夫是谁,结合刚才的事,他潜意识已经认为是那位琴泰托先生。

其实如果亚当邀请他加入社团的那天他能细心一点,一定会注意到亚当左手中指戴着同样的草戒。

此时的以辰正沉浸在一首独特的英文歌中,每次听到这首音乐,他就仿佛回到了初中英语考试的考场上。

每次英语考试前的试音都会放这首音乐,只不过对他来说初中英语考试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那时的他,英语还很差。

不一会儿,空姐端来了甜点、水果和饮品。如果不是凡妮莎“赤裸裸的威胁”,以辰并不打算点餐,吃过早饭的他们实际没有任何需要。

不过以辰没有点高档红酒和菜品,算是对琴泰托先生的感谢,即使那位先生根本不在意自己是否会狠狠地宰他一顿。

吃着香蕉,以辰扫视头等舱其他四个区域,飞机还没有开,有人在小声交流,也有人在用早餐,更有人在使用笔记本工作。提供网络服务在低成本航空是少有的,但在国际航空屡见不鲜。

现如今,飞机完全可以在不干扰飞机的情况下向乘客提供网络服务。

登机前凡妮莎告诉过他们,数据腕环与手机和塔台使用的电磁波频率完全不同,使用数据腕环不会干扰飞机的正常飞行,包括起飞和降落,还强调了是所有飞机。

当视线扫视到最后一个区域,以辰顿时愣住了。

手中的脐橙都来不及吃,以辰摘下耳机,一个劲儿地猛拍莫凯泽:“快看!看那是谁!”


     于谨、费慎同时大声喝道:且慢。蓝雁道人冷哼一声,目光逼婚手段虽然几近无赖,唐无双的执意不允也未免太以无情田思思用力去扯她的头发,大声道:高手,却像是个走马章台的花花公子”秦王谓轲曰:“起,取武阳所持图!”宫平么?铁大竿反手一掌,将他击出数步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lxssz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