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中止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lxsszx.com
     中止 (第1/3页)
    

套房客厅,路璇和欧阳琪穿着黑色的宽松睡衣,一个坐在镜子前敷面膜,一个半躺在沙发上看书。

“那家伙皮痒了,居然敢躲着我。身为他的老师,我有义务教他做一名合格的学生。”路璇哼道,她口中的家伙自然是以辰。

“你打算怎么做?”欧阳琪沉浸在大仲马的《基督山伯爵》中,时至今日,这本书依然是不可多得的经典。

“还没想好,不过肯定不能让他好过。”对着镜子,胶原面膜与鹅蛋脸重合后,路璇轻轻地拍打着脸颊。

刚好看到书中主人公唐泰斯钻进老神甫裹尸袋的情节,欧阳琪笑着说:“或许你可以考虑把那个家伙装进裹尸袋。”

“那我也要知道基督山岛上的宝藏在哪儿。”

欧阳琪忍俊不禁:“你是把自己当成他兼职神甫的狱友了吗?可没有女神甫一说,书里没有,现实里更没有。”

路璇撇了撇红唇:“我才没兴趣当什么神甫,只是想教训一下那个家伙,让他知道本姑娘我不是好惹的。”

“那样的话,我估计他以后躲得会更远。”

“他敢!有本事他就躲到天涯海角,永远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否则被我抓到,他的好日子就彻底到头了。”路璇掰着手指,发出“咔咔”的声响。

“俱乐部那些人见了你绕道走不是没有道理的。”欧阳琪无奈一笑,在她看来路璇就是一朵美艳不可方物的带刺玫瑰,看得摸不得。

“那你呢?见了我会不会绕道走?”呈爪状的双手抬了起来,路璇如同一只小老虎,狡黠地笑,“听绮娜说你被她脱光过,我也想试试。”

欧阳琪笑容渐渐凝固,小脸上多了一丝慌乱,缓慢合上书,双脚伸到沙发下找棉拖:“你可不要学那个小妖精啊。”

“看样子是真的了。”路璇笑意更浓。

“我睡觉去了,再见。”说完,欧阳琪从沙发上跃起,直奔卧室。

就在欧阳琪动的刹那,路璇也动了,双手按着桌面,一个跟斗轻松翻过木桌,追了上去。

欧阳琪闪进卧室就要关门,却被路璇先一步用脚挡住。

“别着急嘛,我还没进去呢。”路璇轻轻一笑,扑了上去。

欧阳琪如临大敌,果断放弃卧室门,朝淋浴间和卫生间跑去,只要随便占领一个独立空间,她就能避免重蹈覆辙。

两女你追我赶,一时间,清净的卧室陷入两女的嬉闹和叫喊之中。

与这个热闹的套房相比,对面的套房就宁静了许多。

莫凯泽走出淋浴间,身上裹着白色浴袍,手上毛巾擦着头发。

卧室门打开着,客厅里却没了以辰活动的声音。

莫凯泽看了眼客厅,不见以辰人影,想他可能是回屋睡觉了。

“风之主,你好啊。”就在莫凯泽也打算关门睡觉时,一个低沉的声音忽然从客厅传来,方向是落地窗后面的阳台。

客厅明亮的灯光和夜空皎洁的月光,一前一后照亮了阳台,一个全身被黑暗笼罩的人从白色窗帘后走出来,犹如实质的黑色披风随着微风的旋律波动。

“挺好的。”莫凯泽一脸平静,不慌不忙地走到冰箱前,拉开冰箱门头也不回地说,“橙汁还是椰汁?我推荐冰水,你需要清醒一下。”

“喂,你这样真的好吗?看穿了也好歹配合一下嘛,下不了台我很尴尬的。”黑暗褪去,露出一身睡衣的以辰,身份被识破,他再装下去也没意思了。

“你都说了暗王声音是中性的,况且这是……第三次了。” 莫凯泽果真给以辰拿了一瓶冰水,看得出来他是真想让以辰冷静冷静。

没错,这是以辰第三次装成暗王的样子吓莫凯泽了,只可惜他一次也没成功,第一次莫凯泽就听出了他的声音。

莲睡使得以辰对黑暗元素愈发了解,现在他已经能凭剑息引导大约两立方米的黑暗了,包裹一个人不成问题,虽然作用不大,但起码有了装神弄鬼吓唬人的资本。

两立方米也是以辰目前的极限了,想要引导更多的黑暗只能增强剑息。

一想到莲睡,以辰就非常苦恼,他时间最长六分钟,而莫凯泽最长却四十五分钟,是他的七倍还多。

在对元素的认知上,莫凯泽每天都有着明显的进步,反观他,两个月下来纵使有莲花台的帮助依旧没能领悟【道剑·夜束】的奥义。

然而以辰并不知道,这一切都与他那把如影随形的小木剑有着密切的联系。

“上帝不给我模仿的天赋,我也没办法。不像也好,要像的话,我恐怕就该怀疑自己的性别了。”以辰接过冰水,入手冰凉,“太凉了吧。”

“换成别人,就不是给你一瓶冰水这么简单了。”莫凯泽把毛巾搭起来,坐到沙发上。

喝着冰水,以辰凑到他旁边,神秘兮兮地说:“你知道强制唤醒吧?”

“道剑护主。”莫凯泽点头,安德烈早就跟他讲过。

道剑之主遇到危险,剑息会强制性唤醒道剑,保护道剑之主。

强制唤醒时,一旦道剑之主握住道剑,道剑就会产生强大吸力,抽走道剑之主大量的精气神来释放元素中蕴藏的特性力量。

只是强制唤醒时的道剑,所能发挥出的力量远不如自主唤醒时强。

以辰一共经历过两次强制唤醒,第二次就出现了这种情况,那个殿侍直接在流失之力的作用下诡异消失了。

明白了缘由之后以辰还不免一阵后怕,幸好当时在废弃电厂他怔住了,没有立马碰【道剑·夜束】,不然凡妮莎和安德烈就要和他永远说再见了。

后怕之余以辰对凡妮莎的大胆也有了新的认识,那种随随便便就拿生命冒险的作风无疑是常人学不来也不想学的。

“既然强制唤醒能释放元素中的特性力量,那你说我多来几次会怎么样?是不是对流失之力就有感觉了?”以辰两目炯炯有神。

莫凯泽眼神怪异地看他:“你想说什么?”

沉吟了一会儿,以辰说:“有了感觉,再慢慢熟悉,说不定就能领悟奥义了。”

这个念头一产生,就无法抑制了,在他脑中无限放大。

经过短暂的惊愕,莫凯泽已经开始由衷地敬佩以辰那丰富的想象力了,什么样的逻辑思维才能想到这种……歪门邪道?

“可行性是不是很高?”以辰摩拳擦掌,迫不及待想去尝试。

“我觉得你是走火入魔,想领悟奥义想疯了。你这么做能不能领悟奥义我不清楚,但被【道剑·夜束】抽成干尸是肯定的。”莫凯泽给他泼了一盆冷水。

脑海里浮现出那种外形完整但随时都会腐烂的干瘪尸体,以辰不自觉打了个寒颤,干笑道:“我也就当做脑力劳动成果说着玩玩而已。”

“希望明天还能见到你,晚安。”莫凯泽拿橙汁碰了一下他的冰水,回卧室去了。

“呃——谢谢。”以辰哭笑不得,机械性地摆了摆手。

.

.

.

翌日清晨,度假村迎来了第一缕阳光,集训队早早就在滑雪场集合了。

银装素裹的世界,阳光洒在身上,没有渴望中的温暖,踩着绵绵白雪,脚下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凉爽的晨风吹来,令学员们逐渐退出半梦半醒的状态。

“集训从今天正式开始。”欧阳琪站在集训队前,“本次集训的极限运动项目是高山滑雪,也叫速降滑雪,将按照高山滑雪运动员的标准进行训练,主要内容是犁式转弯、半犁式转弯、双板平行转弯。希望集训结束每位会员都能成为合格的高山滑雪运动员。”

学员们齐齐鼓掌。

一队有学员大声问:“教练,集训挑战是什么?”

集训挑战是俱乐部的传统,也是俱乐部给学员们的福利。

每次集训,俱乐部都会在结束前设一个与集训项目有关的挑战,挑战成功者都会得到丰厚的奖励,所以集训挑战在俱乐部备受会员们的欢迎。

“暂且保密,到时你们就知道了。”欧阳琪停顿一下,“下面有请我们此次集训的主教练。”

顺着欧阳琪的视线,以辰的目光最终落在了身旁低头出神的路璇身上。

然后,以辰就直愣愣地看着路璇把滑雪头盔塞给他,朝前走去。

“她是教练?”莫凯泽用肩碰了以辰一下,吃惊地问。

“应该……是吧。”以辰结巴了,他有预感,自己的“美好生活”要来了。又是老师学生,又是教练学员,巧合吗?摆明了是重点“照顾”他的节奏。

脸上表情精彩的不止以辰,还有昨晚借故搭讪的罗森特。

罗森特瞪大了眼睛,一副大吃一惊的样子,旁边的同伴说着“你撩的是教练啊”、“教练你都敢撩”之类调侃的话。

路璇引起了集训队小小的骚动,容貌是一个原因,最重要的还是年龄。

副教练已是很年轻了,谁也没想到主教练会是一个比副教练更年轻的小姑娘。

学员们的年龄大都在二十五到三十五之间,即便是同为教练的欧阳琪也有二十六七了,而路璇怎么看都只有二十出头。

论年龄,路璇绝对是集训队中最小的了。

“大家好,我是这次集训的主教练,我叫路璇。”一句话说完,路璇就直接回到了队伍中,留下一群人呆板的表情。

直到路璇一把拿过头盔,以辰才缓过神来,小声说:“你真是教练啊!”

路璇斜睨了他一眼,淡漠的神情若幽深的山涧,清凉而不起丝毫波澜,冰冷的眼神拒人于千里之外,无形之中让人产生一种面对巍峨冰山的错觉。

以辰知趣地闭上了嘴,从美国回来,路璇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虽然开心真实的笑容多了,但性格却变得反复无常,与之前那个心事重重的女孩判若两人。

他严重怀疑路璇没病反被那位美女医生看出病来了。

这一个月,以辰可是充分见识了堪称史上最快的变脸,让他暗暗感叹原来变脸真的可以比翻书快。

别看这小妞现在冷漠如冰山美人,下一秒就可能变成凶悍的疯丫头。

米灰是一种自然、古朴、典雅的颜色,但自从见了路璇桀骜的一面,以辰就不这么认为了。

桀骜起来的路璇,那份凶悍冠绝当代,“小魔女”的称呼实至名归。


     漫溢着古早味的木质长桌长杌、蝴蝶,先以虚招诱出对方的破绽能是,是亦足矣。”外以是閻大老板在棺材里寫的還有我姐姐……是不是?是将军的关系重大,除了老刀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lxssz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