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汪新闻网欢迎您! 搜索: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当前位置:贾汪新闻网 > 投资理财 >

“最牛板块”争相入股中小银行为哪般

发布时间:2021-01-19 01:54   文章来源:

  □南报融媒体记者 江芬芬

  银行股不受二级市场青睐,却让被称“最牛板块”的白酒企业前赴后继。最新消息显示,五粮液集团晋升位于四川的宜宾市商业银行(下称“宜宾商行”)第一大股东,事实上投资银行的A股白酒企业名单有一长串。“银行+”的股权融合模式有何魅力,酒企纷纷前来赶场?

  争相入股

  公开资料显示,宜宾商行日前完成工商变更,将注册资本由13.86亿元大幅增至28.22亿元。其中,该行原第二大股东——五粮液集团则通过参与该行增资扩股,新入股约1.52亿股,并受让该行约2.3亿股。增持和受让完成后,五粮液集团共持有宜宾商行5.64亿股,占该行最新总股本的19.99%,晋升第一大股东。而除宜宾商行外,五粮液集团还出现在开业不久的四川银行股东阵容中。据工商信息,五粮液集团持有四川银行5.5%股份,为该行第四大股东。

  其他知名酒企对银行股权同样青睐有加。贵州茅台酒厂(集团)位列贵州银行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为12%。茅台还持有当地另一家上市银行——贵阳银行1.65%股份。贵州茅台酒厂(集团)旗下的技术开发公司还是当地法人银行——仁怀茅台农商行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8.33%。

  泸州老窖集团则是泸州银行的第一大股东,目前合计持有该行约14.79%股份。此外,泸州老窖集团还是泸州农商行的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7.18%。同样是在四川,知名酒企沱牌舍得集团也投资了一家银行——遂宁银行,持股比例达12.39%,位列第二大股东。古井贡酒的母公司——安徽古井集团则是亳州药都农商行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9.25%。

  此外,山西杏花村汾酒集团是当地交城农商行第一大股东,持股26.67%;四川剑南春集团分别持有陕西杨凌农商行7.89%、绵竹浦发村镇银行10%股份;浙江酒企业古越龙山持有绍兴银行1.27%股份。

  记者接触的投行人士直言,如果不是有相关条规的限制,酒企参股银行的案例将更多。根据《商业银行股权管理暂行办法》,银行主要股东至多“两参”或“一控”,即同一投资人及其关联方、一致行动人作为主要股东参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2家,或控股商业银行的数量不得超过1家,而持股5%以上即为主要股东。

  金融野心

  白酒作为上市公司中“穷得只剩下钱”的代表,一直以充沛的现金流著称。对“不差钱”的白酒上市公司而言,资金运用能力低下一直饱受市场质疑。

  去年3月17日,茅台集团召开2020年金融工作会暨内控风险整改专题会时表态,全力支持金融板块成为茅台未来发展新的增长极。同贵州茅台一样,五粮液也有金融野心。早在2013年,五粮液就把触角伸向了金融领域,曾对外放话“再造一个金融五粮液”。

  有圈内人士透露,布局金融领域,酒企也曾走过不少弯路。2015年5月9日,深圳万盈金融P2P平台宣布上线,根据天眼查,该平台第一大股东为国药集团宜宾制药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80%),曾用名四川省宜宾五粮液集团宜宾制药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宜宾制药”)。而宜宾制药股东中,五粮液集团持股比例49%。2018年9月,万盈金融宣布逾期。陷入兑付危机后,五粮液集团一度被指甩锅。“走过千山万水,投资银行最稳妥”,该人士笑称。

  而从酒企的“口味”来看,绝大多数参股或控股区域银行,一方面成本较低,另一方面也可以比较容易占据前十大股东席位。在前述投行人士看来,或许银行股估值持续处于低谷会是一种常态化现象,但低估值、高股息的银行股具备一定的稳定优势以及抗风险能力。此外,随着城商行上市蔚然成风,这些酒企亦能享受IPO红利。比如2019年底贵州银行在港上市;亳州药都农商行已于2018年3月进入A股排队序列,目前排队状态为“预先披露更新”;遂宁银行正在实施H股上市计划,资产规模也在500亿左右。

  意在卖酒

  记者了解到,酒企跨界经营看似“不务正业”,其实仍意在卖酒。不少资深股民犹记,2014年10月14日晚间,泸州老窖公告称,公司在农行长沙迎新支行的一笔1.5亿元存款失踪。当年1月,酒鬼酒同样曝出其下属供销公司在农行杭州分行华丰路支行的1亿元存款神秘被盗。

  当时就有业内人士爆料,“在白酒行业的深度调整期,存款卖酒相当普遍。比如我给你存1.5亿,你买我1500万或1000万的高档酒。”如今虽然白酒板块在二级市场备受追捧,但酒企在存量市场的竞争日趋激烈,银行股东的身份无疑更加有助于与银行的深度绑定,在团购等销售领域更见优势,同样能为酒企增信。某公司新闻稿就表示,2020年宜宾商行各项业务健康发展,资产总额突破500亿元,存贷款净增双双超60亿元,一年来该行向白酒、煤炭、化工、装备制造四大重点行业投放贷款余额24.93亿元,白酒行业居于首位。

  值得提醒的是,酒企并非都是“入股不亏”,近年来一些中小银行业绩颓势毕现。比如2019年亳州药都农商银行实现净利润5.11亿元,较上年末缩减34.06%。

上一篇:迅猛发展的网红产品 百万医疗险市场或降温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06-2014 lxsszx.com,All Rights Reserved
本网站由贾汪新闻资讯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浙icp备11015512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