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所有人都惊呆了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lxsszx.com
     所有人都惊呆了 (第1/3页)
    

这是塔娜第一次射中猎物,心中兴奋异常,大呼“我射中了”,一蹦老高,快步扑上前去,抓住了仍在扑腾的野鸡。

鸡群受到惊吓,立即感到危险从天而降,也不去救援受伤伙伴,纷纷振翅逃离了现场。

痕笃跑上前去,惋惜地对塔娜说:“野鸡身子重,是很笨的飞禽,你在射出第一支箭以后,应该赶快再射第二支、第三支,如果手脚麻利,你就能轻易收获到三只野鸡。”

塔娜正被自己的成功激动着,心中空前喜悦,不停地欢呼雀跃着。

痕笃等塔娜稍微冷静下来,说道:“走吧,回吧。”

塔娜正在兴致上,哪能就此罢手,非要再去找刚刚逃离的野鸡群,再试一下自己的箭法。

痕笃摇头笑道:“有你这一阵大呼小叫,别说是野鸡,周围的其他动物也早被你惊跑了。”

塔娜不服气地又在林子里转悠了一阵,果然没有任何发现,只好随痕笃慢慢往回走。

塔娜摆弄着手中猎物,问道:“刚才,你是怎么知道前方有野鸡的呢?”

痕笃笑道:“这可是一个猎人的基本功,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塔娜自知,自己离一个猎人的标准还很远。

塔娜没话找话地问道:“你是啥时候开始狩猎的呢?竟然练出了如此本事。”

痕笃笑了笑,说:“我呀,少年时候就喜欢上打猎了,这些年来,几乎跑遍了奚国的所有山林,这箭笴山更是常来。”

塔娜羡慕地咂着嘴,说:“你一定要将你的狩猎本领教给我,行吗?”

痕笃笑而不答。

塔娜听不到回答,发狠道:“你要是教不会我狩猎,就别想离开箭笴山。”

痕笃心中想到,我要是想离开,你能拦得住我吗?

可担心伤了塔娜的心,便没有说出口。

停了停,痕笃教导道:“往后千万要记住,在林子里走动,周围充满了危险。你要猎取动物,动物也在千方百计地想着猎取你。只要在林子里,不但要做到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手中更要有刀箭,在射出手中的箭以后,要立即用最快的速度抽出另一支箭。”

塔娜若有所思,点头答应。

痕笃又说道:“如果是在战场上,你射出了手中的箭以后,可能已经成为别人的靶子,所以,更要手中有箭。”

塔娜突然问:“你上过战场吗?在战场上杀过人吗?”

痕笃笑道:“当然上过,我杀死的人呀,要比你杀死的动物还要多。”

塔娜不屑地哼了一声,说道:“你哪能用我打比方呀,我这辈子连只羊都没杀过,今天第一次射死了这只野鸡,这辈子也就杀死过这一个生命。”

痕笃也觉得自己的比喻不太准确,两人同时哈哈大笑起来。

痕笃觉得,自己今天的心情无比轻松,不由看了塔娜一眼,发现塔娜也正看他,立即躲开了塔娜那热辣辣的目光。

痕笃想,有美女相伴,当一辈子猎人也没什么不好。

痕笃正胡思乱想,又听到塔娜问他:“兀里轸哥哥,往后,还能和我一起狩猎吗?我真想学会你的本事。”

痕笃笑着答道:“如果你愿意,当然可以。”

塔娜又小心问道:“不去找你的莎林娜了吗?”

痕达的心头又是一紧,迟疑了一下,说道:“莎林娜已经死了。”

塔娜一怔,急切地追问道:“莎林娜死了?她是怎么死的?”

痕笃苦笑道:“被老虎吃了。”

塔娜轻轻叫了一声:“啊呀,好可怕呀。”

过了好一阵,塔娜又问:“老虎扑向莎林娜的时候,你一定不在她身边吧,要不然,凭你的本事,杀只老虎是不成问题的。你没有保护好她。”

往事又在痕笃的心头翻腾起来。

痕笃面现愁容,怒道:“往后,不准你再提起她。”

塔娜遭到呵斥,心里反而更加甜蜜,抿着嘴,偷偷地笑了。

两人刚走到洞穴附近,小姑娘便欢快地迎了上来,扑在痕笃身上,小声而又神秘地说道:“大哥哥,我听阿爸阿妈说,他们想让你做我的姐夫,阿爸说,也不知道你同意不同意。大哥哥,你同意吗?”

塔娜顿时涨红了脸,吼道:“小毛丫头,不准胡说。”

乌娜从塔娜手里夺过野鸡,撒开腿向洞穴跑去。

塔娜为躲避尴尬,也追了过去,对着洞穴喊道:“阿妈,这只野鸡是我射到的。”

青林听说女儿亲手猎到了野鸡,高兴地叫道:“女儿呀,你要是早有这本事,咱们全家又何必吃那十几天的野果。”

母亲莎拉听说女儿亲手收获了猎物,心中高兴,脸上挂着笑,口中却说:“我一看就知道是你射中的,要是巫里轸出手,你们肯定会拎回来三只。”

塔娜看了痕笃一眼,做了个鬼脸,舌头伸出来老长老长。

又落了一场秋雨,山林开始变得五彩斑斓。

痕笃清楚,严冬很快就要来了。

一天凌晨,痕笃没有告诉任何人,跨上马背,偷偷离开了营地。

塔娜一觉醒来,发现痕笃的长刀、弓箭和马,连同痕笃本人,全都神秘地消失了。

塔娜四处寻找,扯着嗓子大喊。

山林依旧,就是寻不到痕笃的半点踪影。

塔娜猛地伏在大树上,歇斯底里地放起了悲声。

青林轻轻叹息了一声,劝女儿说:“他总归要走的,只是迟早的事。他决定要走,我们是留不住他的。我早就观察过他,他一直心神不定,心事重重,是不属于山林的那种人。忘了他吧。”

塔娜嚎哭的更加厉害,埋怨道:“他即使要走,也总得告诉一声吧,世界上竟然有如此狠心的人。”

莎拉知道,女儿已经爱上那个叫兀里轸的人了。

沙拉劝女儿道:“我看兀里轸不像是那种无情无义的人,或许他有什么急事,办事去了,过几天就会回来的。”

塔娜怒吼道:“那他更应该告诉一声吧,哪能说走就走。”

乌娜眼望着山林,一副无所谓的神态,说道:“你们哭什么喊什么,我的大哥哥肯定会回来的,他答应过我,什么时候教会我射箭他才能走。我还没学会射箭,他怎么能离开我们呢。”


     突听庄院外一阵骚动,人声纷纷亮,笑起來像是有兩個很深的酒也不知過了多久,才聽見路小佳道真的不愿讓我見你最後一面?”薛衣人道:“你先和我說話,大箱子?轩辕三光道;.黑黝黝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lxssz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