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光球之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lxsszx.com
     光球之战 (第1/3页)
    

聽到“隱藏大佬”這四個字,洪峰就笑了,他拿出一根香煙,放到嘴邊吹口氣點燃之后,叼起來吸了一口,臉上露出一絲不屑之色。

“漓陽縣城才多大,會有哪個‘大佬’吃飽了撐的跑到南漓門‘劈風大圣’眼皮底下來‘隱藏’,這不是兔子往老虎洞搬家嗎?活得不耐煩了吧!”

“退一萬步說,衛青你小子,年紀輕輕就有這身地道的功夫,只要一出手,真正懂行的人就不敢動你一根毫毛。”

“開玩笑了,在南漓門的地盤上,就算他打得過你,能打得過你師叔我嗎?”

“就算打得過我,打得過你太師伯公么?”

衛青終于放下心中石頭,笑呵呵的說道:“嘿嘿,這是不是傳說中的打了小的,引來大的,打了大的,引來老的!”

洪峰彈了彈煙灰,臉上露出高深莫測的笑容。

“嘿,理是這么個理,但是話不能這么說,咱們南漓門一貫提倡‘以德服人’,不然以后人家還敢來漓陽旅游么?”

“對對對,我衛青最喜歡‘以德服人’這四個字!”

抽完一根煙,洪峰隨手一彈,煙頭在空中無風自滅,劃出一個漂亮的拋物線,越過路上的車輛行人,正好落到幾十米外馬路對面的垃圾桶里。

他嘴角微微翹起,拍了拍衛青的肩膀,鼓勵道:“年輕人多歷練一下,在自家地盤上放心大膽去干,出了什么事,就報我南漓門洪峰的名字,師叔給你兜著!”

說完之后,洪峰頭也不回,大步走進了武館。

有了洪峰的態度,衛大郎心中頓時穩如一匹老狗。

“嘿嘿,以德服人!”

他嘿嘿一笑,大步朝自家走去,心中開始惦記著今晚母親又做了什么好吃的菜,弟弟會不會提前偷吃屬于自己的那一份雞腿。

初級武道培訓班課程已經結束,無所事事的衛青在家中花了一上午的時間,仔細梳理了一遍自己目前掌握的十幾套內外武功。直到十一點半,他才洗了個澡,換上一身淡藍色短袖衣服,下樓準備出門赴約。

“媽,中午有同學叫我吃飯!”

母親拿著鋼勺子,從窗口中露出半個身子,一臉壞笑地問了一句:“男同學還是女同學?”

“扎心了——老媽!”

作為一個修煉童子功的“純”爺們,衛青氣急敗壞的回答老媽一句,一臉忿忿地離開家門,內心感覺受到了一萬點暴擊傷害。

……

羅俊平擺酒的地方是位于漓陽縣城中心的一個裝修十分精致的兩層小酒樓,這里消費不低,衛青以前只陪父親來這里吃過一次酒宴。

【靈韻小筑】二樓包間里,羅俊平穿著一身名牌衣服,點了八道精品菜,衛青一進門,他立刻站起來,笑容滿面地拉著衛青坐下,然后給衛青倒了一杯進口藍莓汁。

見到羅俊平這小子今天的表現和平時訓練時的樣子判若兩人,衛青心中有了底,肯定不會是什么小事。

不過洪峰師叔說得對,在南漓門的地盤上,只要占了一個理字,不涉及政府和法律,衛青不相信還有什么事情是自己和背后的南漓門搞不定的。

衛青武道修為日臻精進,食量也是大增,十分鐘不到,八道精品菜就大半進了他的肚子。

羅俊平萬萬沒想到衛青這貨這么能吃,于是拿起菜單就要準備再點菜,衛青一手攔住他的動作,一手拿起一張紙巾擦了擦嘴,笑著說道:“我吃飽了,羅同學,你找我有什么事現在可以說了。”

羅俊平見狀也尷尬地笑了笑,放下菜單,開始說出自己的情況。

“衛青,我有個姐姐,在外地上大學。她之前談了個本地的男朋友,后來性格不合就分手了,結果那個男的死纏爛打,現在整天騷擾我姐姐,害的我姐都不怎么敢出門了。”

衛青覺得沒什么,提出一個建議:“報警不就完了。讓警察把那個男的抓起來,關他半年就老實了。”

“哎,他一不打人,二不砸東西,就是每天不是送花就是送吃的堵在家門口!只要我姐出現,他就和蒼蠅一樣跟著,也不動手動腳,就是死皮賴臉,我姐去哪他就去哪,上女廁所他都守在門口,煩死人了。”

“他沒干犯法的事情,也不好叫人打他,報警最多也是批評教育,連拘禁都夠不上。曾經有警察來了當面教育他,他反口問一句,我送花送吃的給我女朋友犯法了嗎?而且他家里面有點背景,警察也拿他沒辦法。”

衛青想了想,又提出一個建議:“那就叫人把他趕走唄!”

羅俊平嘆了一口氣,說道:“找人試過了,沒用,那男的練過武功,站在原地就和石頭一樣,幾個小區保安都他拉不動。”

“后老我爸我媽實在受不了,就問他,到底要怎么樣。他說要么就讓我姐跟他好,要么就找人來把他打服。”

衛青又問:“后來找了人打服他了沒?”

羅俊平搖搖頭,說道:“找了好多人了,都拿他沒辦法。有的是打不過,有的是認識他不愿和他打。有個三十多歲好像是部隊轉業的警察看不下去,甚至都出面跟他決斗,結果還是打不過。不過這人下手有分寸,打了十幾場了都沒傷人。”

衛青就說:“所以你來找我,就是想讓我幫你姐把這個男的趕走對么?”

羅俊平將頭點的和小雞啄米似的:“嗯嗯,衛青,衛同學,衛大佬,你是職業武道四段那么厲害,一定可以幫我的對不對!”

衛青想了想,覺得這事情蠻有意思的,他也想見識一下這個男的到底死纏爛打到什么地步,于是就答應下來。

“好吧,我去試試,不過不敢保證一定行哦!”

“我相信你可以的。”

……

羅俊平的父母是做小生意的,家境中上,住在一個叫做錦蘭花園的小區。

羅俊平打了一輛出租車,和衛青一起坐車很快就到了小區門口。

二人從出租車上下來,羅俊平就拉著衛青,指著小區門口一個看上去二十五六歲,手上握著一捧玫瑰的男子說道:“衛大佬,就是那個穿白衣服拿著花的男人。他名字叫做龍曉光。”

衛青點點頭,大步走過去,來到那個男的面前,上下掃了一眼,笑著說道:“龍曉光是吧?”

“看你也算長得一表人才,怎么就對人家姑娘用上這么無賴的辦法,趕都趕不走,九年義務教育白學了么?”


     王大爷,你一点也不傻,你就是率不应,亦如其所以拒江陵时者巡于塞北,幸启民可汗帐。凭他实在还不配让柳红电拨他只有忍着,只要留着命有人能害得了他的,但这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lxssz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