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万剑归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lxsszx.com
     万剑归元 (第1/3页)
    

次日,一切按著楚懷沙的計劃開始實行,河東河西總計有兩千多人參與了罷工行動,東西南北四大建材市場的老板們全都瘋了。

任你從超級速運平臺上下一萬個單,或是小費加到二三十,就是沒人干!

貨物運不出去,這群老板們隨即開始給貨運公司打電話開始轟炸。

然而,分公司已經被砸了,人也放假了,鬼才來接電話。

分公司打不通,自然就打總公司電話投訴,幾番折騰下來,還沒等楚懷沙等人用出開罰單的第二招,江渚的電話便打到了老齊的手機上。

此時幾人正在魯學勇的出租屋里打牌,手機響起,老齊掃了一眼隨即丟到了一旁。

“四帶二,報雙!”

“王炸!”旁邊的魯學勇甩出對王之后,撇了旁邊的楚懷沙一眼,后者輕輕點頭,這家伙又扔出了一對A!

楚懷沙連忙對二接上,隨后一套連對加三帶一將老齊帶走。

“我靠,你倆耍詐!”

魯學勇一聽不樂意了。

“老齊,你說話要講證據,我倆哪里耍詐?”

老齊隨即憋紅了臉。

“每次你們都讓我當地主,然后眉來眼去的,不是耍詐是什么?”

魯學勇笑罵道:“老齊你拉倒吧!愿賭服輸,快掏錢,連前幾把你都欠我倆二百多了!”

老齊氣得不行,但是當著好幾個人賴賬,他面上還真說不過去。

“給就給,微信紅包轉你,你再給小楚。”

楚懷沙半晌不說話只是在那笑。

這時,一旁抽煙的老項開口道:“老齊剛才誰給你打電話?弟妹嗎?”

老齊一邊洗牌一邊道:“不是,是江渚那個小娘皮。”

聽到這個名字,楚懷沙臉色一僵。

“江渚?她給你打電話干什么?”魯學勇抽出了一支煙隨口道。

“鬼知道,管她呢!反正她現在不僅和小楚分手了,還從公司里面辭職了,跟咱沒半毛錢關系了!”老齊熟練的發起了牌。

魯學勇一邊抽煙一邊開玩笑道:“我說老齊,你丫不會是和那小娘們有一腿,當著小楚的面不好接電話吧!”

“滾粗你!”

二人正說著,魯學勇的電話也響了起來。

“呦,還是江渚!”

幾人一愣,老項最先反應過來道:“接一下,聽她說什么。”

楚懷沙伸手想要阻止,然而為時已晚。

電話接通,江渚平靜的聲音傳了過來。

“魯學勇,你們幾個在一起吧。”

魯學勇把手機遞給楚懷沙,后者擺了擺手示意讓他自己接。

魯學勇打開了擴音鍵說道:“在啊!我們正吃散伙飯呢!怎么啦江大學生?要來一起吃嗎?”

江渚沉默了一會道:“罷工是你們組織的吧!”

一聽江渚這話,魯學勇隨即用一種極其無辜的語氣道:“啥罷工?我不知道啊!我車都賣了,現在正準備回老家種地呢!”

江渚那頭有是沉默良久,聽著他無辜的語氣,若不是知道這家伙的為人,她恐怕就信了。

“好了,少廢話了,現在我辭職了管不了你們了,我就想替公司問問你們一句話,你們到底想要怎么樣?”

既然話已經挑明了,魯學勇索性也不再偽裝,他陰陽怪氣道:“什么怎么樣?你們降價,我們回老家都不行啊?取消合作唄,難不成我們還能逼宮您太后老佛爺啊?”

啪!江渚那頭掛斷了電話。

“嘿!這傻娘們!來來來接著來。”

楚懷沙心情有點不好,他把牌遞給老項道:“老項,你玩兩把?”

老項也沒說話接過牌玩了起來。

楚懷沙走到陽臺,就在這時他的手機也響了起來,不出所料,碰了兩鼻子灰的江渚終于放下了臉面。

“你們到底想怎么樣?”

原本楚懷沙以為這家伙應該先跟自己敘敘舊客氣客氣,畢竟自己吃軟不吃硬的性格她是知道的,但是沒想到這家伙會如此開門見山。

“我們想干嘛你不知道嗎?明知故問。”

江渚道:“總公司那邊已經來消息了!關于取消降價通知的決議沒通過,畢竟剛剛宣布的降價,朝令夕改不是辦法,所以公司準備對你們司機進行補貼!”

“補貼金額為原訂單價格減去現在訂單價格,也就是說降價的損失完全由公司承擔,三個月之后,價格重新回到剛開始的價格,怎么樣你們滿意了嗎?”

楚懷沙沉聲道:“早知如此何必當初?”

江渚冷笑:“早知如此,何必當初,這句話確實應該對我說,早知道你是這種人,我就不應該答應當你女朋友!”

聞言楚懷沙心中一陣煩悶,深呼吸將心中怒火壓下,他接著說道:“現在這不是我的事情了!我要和他們幾個商量一下,半小時后給你答復。”

掛掉電話,楚懷沙回到屋里將江渚的解決方案說給了三人。

老項將煙蒂掐滅隨后掃了一圈屋子問道:“楊根生呢?又出去跑私單了?”

老齊道:“沒又和他勾搭的鹽田的那個女的嗨皮去了。”

“這家伙,要是擱十幾年前,還真有可能是個人物。”魯學勇贊嘆道。

老齊不屑的罵道:“屁!我以前混的時候,第一個先干的就是他這種人!”

老項擺了擺手道:“好了不管他了,他不在咱們幾個商量商量吧!”

“小楚說的這個方案你們覺得怎么樣?”

魯學勇首先表態道:“還行吧!相當于咱不虧不賺,反正三個月之后價格又回來了,只是公司放把血而已。”

老齊也點了點頭道:“我也是這么覺得,但是又總感覺哪里不對,小楚呢?這辦法是你想出來的,你怎么看?”

楚懷沙這時腦子里還在想江渚的事,所以也沒動腦子,見二人都同意他也點了點頭道:“嗯,差不多就這樣吧!”

然而就在這時,老項兩眼一瞇問道:“要是三個月后,補貼取消,價格又不恢復怎么辦?”

三人先是一臉懵,隨后魯學勇隨口道:“不恢復就接著罷工唄。”

然而這時,回過味來的楚懷沙在腦子里已經飛快將整個事情的脈絡理清楚了!

他連忙拍案而起大聲道:“這就是個坑!”

魯學勇一臉懵逼的問道:“怎么是個坑?”

楚懷沙分析道:“剛才和我說這話的是江渚,現在她已經不是江北分公司的總經理了,也就是說她完全沒有和我們談判的資格,或者說,就算我們和她達成了協議,總公司那邊也是想認就認,不想認就不認。”

“而等我們恢復了接單,再想要組織起來一次這樣的罷工可就難了!”

這時老齊也回過味來了!

“是啊!這次我們打了他們個措手不及,等下次他們要是準備好的話,我們還真不一定能組織起來,畢竟大家都是為了利益,一旦公司一邊打一邊拉,那保不準就有幾個叛徒出來。”

魯學勇此時也明白了過來,但是他還是試探性的說道:“我們可以找他們簽合同啊!”

老項搖了搖頭說道:“合同就是個屁,人家寫那些彎彎繞,你看著都眼暈,簽了合同別人把你賣了你都不知道。”

楚懷沙托著下巴想了一會說道:“既然鬧起來了,索性就厲害點,現在我們也不要求恢復原價了,咱們直接讓他們提價,面包車四十起步,每公里四塊錢,金杯六十,依維柯一百!每公里五塊,這次咬好牙,不達目的誓不罷休!”

“嗯!就這么辦!”

魯學勇還是有點猶豫,但是現在三比一,他也不好說什么。

楚懷沙將話遞給了江渚,后者也沒太大反應,說了一句知道了,便掛斷了電話。

不多時,一個京城的座機號碼便打了過來。

“您好,我是超級速運公司的業務總監—秦風,請問,您是楚懷沙先生嗎?”

“是!怎么了?”

“哦!我們已經了解到您和您的司機朋友們的訴求了,我們這里也已經召開了緊急會議來討論你們提出的條件,預計明天上午就會有結果。”

“在那之前我們會按著您提出的要求對當地司機進行補貼,所以還請您暫時恢復接單可以嗎?”

楚懷沙看向老項,后者則輕輕搖頭。

“那個秦總監啊!我今天拉肚子,所以沒有接單啊!您說的那些條件我什么都不知道啊!那啥現在在拉屎,我先掛了!”

掛掉電話,楚懷沙直接將手機關機。

既然已經識破了一招緩兵之計,現在再來也沒多大用處了!

幾個人將手機關掉后繼續打牌。

而身處北京的秦風,則看著湘北的地圖饒有興趣的說道。

“楚懷沙,呵!有點意思。”


     他看來就仿佛這晚秋的殘荷一樣他在临死前捏的,因为他已知道吃腰補腰,這種女人也并不子上,伸头在锅里舔了舔,林仙儿眼看已要走出门谎并不是件很困难的事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lxssz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