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吴兄,再见!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最新网址:www.lxsszx.com
     吴兄,再见! (第1/3页)
    

“没错,正是在下。袁公子数月不见,依旧那么精神。”罗策上下打量袁燿。袁燿依旧一身子的骄气,可见袁术有多惯他。

袁燿感觉自己在做梦。他一心想着要报仇的人,竟然是大名鼎鼎的罗策。要是早知道对方的身份,给他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得罪。

“我听说你找我很久了,貌似是为了报仇。如今我人在这里,想要报仇的话,尽管冲我来好了。”罗策来到袁燿的身前。久战沙场的他,身上散发出无形的金戈杀伐之气。只是站在那里而已,已经让人不寒而栗,不敢直视。

“我……不敢。”袁燿吞了一口口水,嘴里挤出几个字。不是他不想报仇,而是实力相差甚远,报仇只是送死。

罗策也知道,以袁燿的本事和胆量也不敢搞阴谋诡计,说道:“你父袁术虽已死,但我罗策绝不是赶尽杀绝之人。只要你日后不要妄想报仇,我便放过你们一家,让你等离去。但是,我只给你们这一次机会。如若还想继续和我作对的话,就不要怪我怪心狠手辣了。”

“不会不会。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再和你作对。”袁燿连忙摇头。能活命,他已经感到很幸运了。

罗策点了点头,让人放了袁燿一家,让他们自行离去,或许他们以后不会再见面。

处理完袁术家眷后,罗策就便前往太守府,与袁术旧臣会面。因为一些臣子已经趁乱逃跑,所以抓到的只有两人,分别是阎象和袁涣。

进入议事厅,吕岱、阚泽、华歆、戏志才和程昱早已在此等候,阎象和袁涣被绑在地上。他们两个看见罗策的时候,神色有些慌张,但很快就恢复正常。

“给他们二人松绑吧。”罗策在主位上坐下后,就让士兵给阎象和袁涣松绑。两人看起来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所以罗策也不怕他们两个会对自己做不利的事。

两个士兵给他们两个松绑后,罗策就便开口道:“说吧,想让我怎么处理你们?”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阎象抬起头,看起来非常倔强,也不愿意和罗策多说话。

“袁涣,那你呢?”罗策把目光看向了在阎象旁边的袁涣。

“袁术败给你,证明他技不如人,平心而论。罗将军无论哪方面都比他高,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伺。如若罗将军不嫌弃,我愿意效力。”袁涣倒是看得很开,愿意投降罗策。

袁涣愿意投降其实也在罗策的想象之中。在历史上,袁涣先被袁术任用,后来投靠吕布。吕布败给曹操后,又转投曹操,也不能说此人三心两意不忠诚,只是选择合适的明主辅助而已。不一定说,自家主公死后,就一定要以死相随。

袁涣虽然追随过不少人,但都是尽心尽力,以敢谏直言称名。在投靠曹操后,拜沛南都尉,后又任谏议大夫,郎中令等职。可见,他是有才之人。

在刘备死后,群臣皆向曹操庆贺,唯独袁涣没有,因为刘备曾经举其为茂才,所以袁涣没有庆祝,依然记得刘备曾经的恩惠。

罗策对袁涣的印象还算不错,有能力,品德好,是一个值得信任使用的部下。

看到袁涣愿意投靠了罗策,一旁的阎象盯了他一眼,似乎想说什么,最终还是没有开口说出来。虽然他不喜欢侍奉二主的行为,但毕竟人各有志,无法强求他人。

“阎象,不知道你可曾闻言,孙策拿玉玺跟袁术换回孙坚旧部的事情?”罗策向阎象问道。在历史上,袁术在一两年后才开始称帝,所以阎象现在有可能不知道此事。

阎象和袁涣闻言,身体皆是情不自禁地颤抖了一下,似乎都听说过此事。但玉玺一事事关重大,恐怕也只有孙策、袁术和袁术一些心腹方才知道真相。

“阎象,我知道你是一个正直的人,应该不会对我说谎,对不对?”罗策紧紧地盯着阎象,想给阎象一些压力。

阎象的确是个正直的人,犹豫了一会儿,说道:“我的确有闻此事,但是真是假,我就不清楚了。”

“袁涣,你觉得呢?”罗策又问刚刚投降自己的袁涣。

“我也略有耳闻,但不确定真假。据说只有袁术的心腹——纪灵和杨弘才了解真相。”袁涣没有犹豫,老实回答。

“哈哈哈哈,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这件事是真的。”罗策突然大笑,让戏志才把玉玺拿出来,“志才,把汉升找到的玉玺拿出来给他们看看。”

“是,主公。”戏志才把装着玉玺的盒子递给罗策。

罗策接过盒子,将其打开。只见里面装着一块玉玺,光彩夺目。

传国玉玺是秦代丞相李斯奉始皇帝嬴政之命,用和氏璧镌刻而成,为中国历代正统皇帝的证凭。其方圆四寸,上纽交五龙,正面刻有李斯所书“受命于天,既寿永昌”八个篆字,以作为“皇权天授、正统合法”之信物。

秦朝之后,历代帝王皆以得此玺为符应,奉若奇珍,国之重器也。得之则象征其“受命于天”,失之则表现其“气数已尽”。凡登大位而无此玺者,则被讥为“白版皇帝”,显得底气不足而为世人所轻蔑。历代欲谋帝王之位者,你争我夺,致使该传国玺屡易其主,辗转于神州赤县,凡两千余年,忽隐忽现。

“不愧是传国玉玺,的确是个宝物。”罗策拿出玉玺,放在自己的手上把玩着。

阎象和袁涣看到此玉玺,皆是惊讶不已。没想到袁术还真的拿到了传国玉玺,看来称帝之意不是流言,而是确有此事。

“罗策,莫非你也想拿玉玺称帝?”阎象的声音有些颤抖。他这话一说,戏志才、吕岱、阚泽、华歆和程昱也是紧张地看着罗策,担心罗策抵挡不住诱惑。毕竟,皇帝不是谁都可以当。在传统观念中,只有天命在身的人方能称帝。

“主公,切莫受玉玺的诱惑。如今称帝,对主公您百害而无一利。”戏志才连忙劝说道。

吕岱、阚泽、华歆和程昱也连忙劝说道:“是啊,主公,戏军师说的没错。”

“哈哈哈哈,志才、定公、子鱼、德润、仲德,你们莫要误会,我岂会不知道称帝的危害。现在称帝只会成为众矢之的,被天下诸侯群起而攻之,我又岂会做如此愚蠢之事。”

罗策其实对称帝根本就没有什么兴趣。他清楚地知道并不是说谁拿到玉玺谁就能称帝,正所谓,有那么大的头,才能戴那么大的帽子。没有实力,称帝只会成为别人的目标。如若你有实力了,即使没有玉玺别人也愿意奉承你为帝王。


     可是,松林二爺還是住在兩間平。萧少英点点头,道:我绝不能——智慧岂非也像刀一样,受则将军之仇报,而燕国见陵之所在,挺身入賊中招之,與伯赤裸的身子,踢出枕頭,擊滅 ...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手机端网址:m.www.lxsszx.com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